企业动态

CORPORATE NEWS

我是“团长”,我的社区团购

2019-01-31

春节是万家团圆的美好时刻。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网约车、外卖、快递等行业的基层岗位,倾听一线工作人员的心声,了解社情民意,以务实高效的作风、朴实生动的语言,全景记录了基层一线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和广大人民群众在新时代努力奋斗创造美好生活的感人故事,展现新时代的新气象。

社区团购在2018年异军突起,“团长+微信群+小程序”的玩法迅速在全国各地蔓延开来。

资本也纷纷押注社区团购市场,位于连接社区团购平台和终端消费者核心位置的团长,其收入是从订单销售额中进行直接分成(约10%)。这给一些“宝妈”和小店店长提供工作机会和额外收入,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在这个新角色面前,有些准备不足。

春节前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走访多位极具代表性的社区团购团长。从“宝妈”“抖音博主”到“三线城市小店团长”“优惠券团长”等奋斗在社区团购一线的团长,他们背后的故事,既有趣,又不由得让人思考,大浪淘沙,一名优秀的团长能够沉淀下来什么。

而未来,社区团购要想做大,就需要抢夺厉害的团长以及背后的熟人关系,如何纳入管理,也都将是摆在社区团购平台面前的现实问题。

●不好意思的“宝妈团长”

汪云是两个孩子的妈,前几年也没能逃过“不做作业母慈子孝,一做作业鸡飞狗跳”的困局。在大宝需要陪伴的成长关键期,她选择完全回归家庭,直到老二出生。

汪云开始做社区团购是在去年国庆节前夕,彼时,她的二宝刚上幼儿园。

在做社区团购的姐姐“教唆”下,汪云从姐姐的微信群里撤出来扯旗单干,晒单、发红包、提醒签到、发特卖商品等,成为其日常生活的一小部分。

汪云所在平台有知名投资背景,也与很多大的品牌商合作,正在大力推广手机APP,为占领手机APP市场而把价格做得非常实惠。

“平台鼓励多销售,发展新人卖货,进行推广,就是为了让你多下载平台APP,让用户想起来就浏览下。”汪云笑着说,看穿了平台的“小伎俩”似乎让她有些得意,“每个人手机里都有一个平台的APP,发展全国人民都成为店主,都在自己店里买东西,平台不就赚了吗?我的理解就是这样。”

汪云嘴里的姐姐爱说、口才好、朋友也多,所有朋友、同事都能拉到微信群里,所以做得还不错。“我有时候,这个不好意思、那个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别人加我的邀请码”“不好意思让人家下载(APP)。”

汪云也意识到,“不好意思”对她要做的事产生一定制约。

这也是人之常情,就像有人说“弄优惠券群会把身价拉低”是一个道理。其实,归根结底,人们还是想干一些实在的事情。

“之前我还定点维护,订单多了就晒晒单,现在也不晒了。太累、太麻烦,我不想老拿着手机不停刷,会影响孩子,反正后来没怎么弄,也还是会有一些人买。”汪云又说起姐姐,“我姐之前还帮我维护,后来她也不帮我维护了。”

现在的汪云,每天例行公事般发几个平台上的特卖商品到微信群里,群里现在的人数是101。

“谁愿意买就买,有人买就赚点,也不指着赚大钱,出一点是一点,没人买就自己看啥合适买点。”汪云的心态不错,偶尔她会到丈夫公司帮着打打下手。

●“团长”还要会发短视频

“怎么说呢?其实,我做这个(团长)的出发点就是自己买东西便宜,没想着能把这件事做起来。”1月26日,是永茹春节前最后一天营业,也距她做“团长”刚好满半个月。

上午十点来钟,永茹和爱人拿了一个筐和一个纸箱来到楼门口等候,送货司机刚打电话来说很快就能到。

送货司机开着辆小面包车停在永茹家单元门口,她家住八楼,送货师傅和永茹清点前一天的订单花了近20分钟,货品码好足足装满整个小推车,还不算手里拿着的。

“今天的货不算多,前两天更多。”永茹说,“反正平台东西便宜一点,什么价位都有,以吃的为主,和大众生活比较贴近。你看今天都是吃的,偶尔有些卫生纸、洗洁精这类的。”

过不大一会儿,一位离得比较远的“婶子”到永茹家取货,连着上一次的部分商品,“婶子”还帮朋友把货一块取走了。

用永茹的话来说,托街坊邻居的福做得还不错。永茹所在的小区属于回迁房,小区里基本上都是一个村里的人,“你要把它当成一个事儿来做的话,你精力花在那儿,肯定会得到回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话说得对。”

“可能和脾气秉性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这个人天生喜欢交朋友、性格比较开朗,可能他做起这个事情就很容易。”有时候,永茹和到她家里取货的用户可以坐下来聊一个多小时,信任关系就这样慢慢聊出来了。

实际生活中,永茹是个爱折腾的人,同样也爱自由。她没有朝九晚五上过班,不喜欢别人盯着她工作,开过减肥店,折腾过不少东西,就像玩短视频两个月做到近200万播放量,做团长能有三四百元的收入,当然少的时候也只有30多元。

天时地利人和,永茹做团长算是首战告捷。除了在微信群里发红包、发自拍抖音,可能也是到了年根儿,老北京们也会有囤货需求,再加上大会员日,每半个小时就推一两款甚至三款超实惠秒杀商品的节奏,她忙的时候一天脸都顾不上洗,更别说吃中午饭了。

“节奏,你知道吗?”永茹略微激动地说,“都不用我去喊或怎么着,商品秒杀的数量就那么几个,抢到了就是抢到,抢不到就没有了,群里的人会自己跟着这种节奏。”

大家有时候也仿佛真的适应了永茹所说的这种节奏,平时他们也会自己去下单。“就像这几天出货比较多,我基本都没时间在群里发商品链接,他们就会自己去商城去选。也挺有意思的,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就这样,主要做团购,业余时间玩短视频,永茹结识了好多朋友,偶尔发个抖音逗大家开心一下。

话说永茹也是个短视频达人中的“搞笑派”。玩短视频的卖力程度也着实让人叹服。记者看她拍的视频,总有种错觉,似乎有时候就算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要博大家开怀一笑。“我自己首先接受不了推销,所以,我认为我的这些邻居们肯定也是不太喜欢的。”

永茹做了团长后,每天忙忙碌碌,感觉挺充实。“早上一起来,先给大家问个好儿,有时候儿发个红包。早中晚发一些链接到群里,晚上有时候时候我们会娱乐娱乐,比如发红包、短视频。”

现在社区团购大部分是,微信群低于100人不给开团,永茹刚开团也为人少而发愁,发红包的形式用了几次似乎也不那么灵光了。

“人少也照样卖货,他们买到的东西好了,自然会介绍身边的朋友过来。”就这样,十来天,永茹群里的人数从100人变成了181人。

无心插柳柳成荫!她挺开心。“我现在给他们灌输的是,当你有什么需求的时候,慢慢养成先在我们平台上看看的习惯。如果你觉得这个平台的东西合适、划算,你为什么不在这个平台上买呢?如果这个平台没有满足你的需求,你再去别的渠道去看。”永茹也开始总结一套自己的运营心得。

因为年底要出门,停了生意让她感觉很可惜,相比其他小区的团长,她算是做得不错。

过完年,永茹希望能够辐射更多其他村子,拉更多人进到她的群。

“天气好了,再做一些地推,大概有这么个计划。”永茹的积极性还不错,“这个平台的价位等方面,之所以能够让人轻易接受,就是因为它没有任何中间环节。”

●“社区团购远景挺好”

“不出500米都有我的店。”老张所在的社区团购平台的老板,曾许下这样的“豪言壮语”。

而以目前的情形看来,在这样一个三线城市的小区里,已经有好几个小店店主摇身一变,加入与老张竞争的行列。

和小区里另外一家服装小店有所不同,老张开的是小型副食超市,和平台团购生鲜品类还是有很高的相似度。

2018年10月,附近小区的一个朋友做团长,便推荐给老张让他也做试试。

不知怎么,老张觉得社区团购这个行业远景挺好,适应现在社会的发展趋势。“我主要是看好这个(社区团购)。”

“以后像实体超市、小卖铺、批发部都得关门,根本不行。”老张似乎感到一丝危机,难道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他们的东西就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了,货品有保障,价位悬殊大了。”根据老张所在的社区团购平台介绍,其精选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市场便宜10%~40%。

社区团购的东西这么便宜,会不会没人到老张店里去购买商品?据老张反映,会有点受影响,有些东西顾客在线上平台就买了。

“顾客在平台购买了东西,来我家取货,看到我店里有需要的东西还是要捎带着买点。”老张坦言。

做超市的提成约15%~20%,老张并不乐观地说,现在也都是明价了,超市也挣不了多少钱。

实际上老张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生鲜本来就是一个引流品类。

生鲜电商毛利很低,大约只有20%,分给团长10%,再分给运营、物流等后,几乎不赚钱。目前,以生鲜品类为主的社区团购,实际上是在给老张引流,并提高其超市用户的黏性。

至于社区团购能否通过扩品类实现盈利,尚属后话。做团长的收入也是每个老张这样的店长关注的重点。

在老张看来,销量好坏和微信群里的人数有直接关系。“我这群里200来人。500人的购买指数和200人的群购买指数差得多了,购买指数越高,买东西的人越多。”

春节临近,老张的购买指数也有了一个小小飞跃。

(文中汪云、永茹皆为化名)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北大街107号科林大厦A座1层

廉正实名举报:lzjb@oneship.cc

媒体联络: pr@oneship.cc

微信小程序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京 ICP 备 16044899 号-10 北京舟济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经营证照